Skip to content
2012 年 07 月 30 日 / 流光

我在七月的沙滩想念你

不知道因为什么触动了某根神经,你生日的前一夜竟然如此悲伤。

坐在沙发上,看无边无际的夜空,脑海里突然间清晰无比地闪现我们在一起的夏天。

我每天要硬着头皮托着爸妈的人情背着画板去南艺的高级班蹭课,以一个入门级别的菜鸟水平混迹于那些胸有成竹准备应试的考生之中。

没有人愿意搭理我,因为他们都是来做最后的冲刺,无暇顾及一个初来乍到完全没有共同语言的小女生。

我也搭讪不上谁,因为我性格使然。自己的debutant水平更让我羞于见人。偶有遇到父母的熟人对我热情关照,总让我手足无措,诚惶诚恐。

南艺很远,对于我20寸的车轮,真的很远。我要从玄武门骑到湖南路再从山西路转到西康路,也许从那个时候起,我爱上了省政府那一带的绿荫。因为过了草场门,就是一直是在顶着太阳爬大坡。

我不记得自己坚持了多久之后,开始翘课。我避开爹娘上班的时间,每天躲在你家里。那个时候我们做了什么呢,我已经想不起来了。看电视?聊天?谈论暗恋的男生?显摆刚读完的小说?我真的想不起来了。隔壁的电视里在重播《圣斗士星矢》,我是那么喜欢紫龙,你喜欢的是谁。我记得你睡的是一张大床,是板床,夏天直接在木板上铺着凉席,我们坐在床沿,聊着聊着,好像又仰面躺了下来,继续聊天。

我甚至想不起来那时的午饭是不是在你家解决的。如果我一天上午下午跑两趟南艺,这显然不太现实,可是我怎么记不得都吃了什么菜呢。不过我记得你家的冰箱里时常会见着很大个儿的桃子,好像你妈妈很喜爱吃桃子吧。据说桃子不要放冰箱才好,可是她喜欢冰镇过的桃子。现在,如果我把桃子放在冰箱里,无论是在公司还是在家,拉开冰箱门的一瞬间就会想到你。

你家某面墙上有个小门,里面放了很多小说,有文艺的有武侠的,想来是这些杂书开启了我们去校门外租书的时代。这个浪费时间的习惯一直延续到今天也没能改掉。尽管我知道有很多有内涵的书籍在等着我阅读,但闹起书荒的时候,还是会饥不择食的从言情小说开始,通俗,易懂,一个生僻字都不会有,通常能猜透狗血剧情,最后说不定还能掬一把感同身受的眼泪,借机发泄一下自己郁郁沉积的负面情绪。我已经从一个晚上能翻完一本书的速度退化到一周也未必能读完一本书,无论是千千迢迢从中国背来的书,还是电子屏幕上黑底白字的PDF,而且我的记忆力也变得非常糟糕,你看,我记得你的生日,但常常不记得昨天那本书合上时是在第几页。我记得年少时我们摘抄共享的那些优美段落,却想不起来上一本感动过我的书里的具体细节了。

你的房间里有一张桌子,和所有学生一样,上面放着带罩的台灯。我逃学归逃学,作业还是要有交待的,毕竟我们家里除了我,都不是外行。教室里的静物不外乎几种,花卉和水果是必须要有的,还有各色器皿,从碟子碗到花瓶水罐,一应俱全,下面铺几块布,边上打个灯,再高级点还会放上个动物标本或者石膏头像。而你给我布置的静物场景就在你的书桌上,有台灯,有书,也许你还找了个花瓶吧。总之那样的几张静物作业引来我爹娘的满腹狐疑,这可能吗?!但那时的我管不了这些,我对素描和色彩没有热情,只觉得每天我们在一起浪费时间,度过了许多美好的时光。

和多数小孩一样,我小时候不听话是会挨打的。可我这一次好像并没有因为翘课和说谎而被我娘的尺子教育。我不记得自己为此而挨过打。但是,这些静物作业让我在短期内远离了学习绘画这个差事。现在想来,很是对不起父母,他们一定从这书桌和台灯上识破了我的花言巧语,只是不想逼迫我学习不喜爱的东西。几年之后我幡然醒悟,主动申请要去学画,只可惜晚了太多,只能勉强入门,走不了太远。我爹也因此不愿意把我往国画的方向引导过去。你知道吗,这是我至今的遗憾。

我有一位带大我的外婆,她住在城南舅舅家里。你有一位大别山里的奶奶,她有时会住到你家。我很喜欢你奶奶,好像她也喜欢我的。我有时候找不到你,就会和你奶奶聊天。她有口音,有的话我怎么听也听不明白,于是我就一顿嗯,啊,哦作为回答,可是我还是喜欢陪她说话。那些安静的下午,窗外是蝉鸣,我坐在那里,就好像你在那里,是你在陪她。

我们上学的路上有一个巨大的坡子,很多人都是推着自行车走上去。这就是说,我们回家的时候会有一个同样巨大的下坡在召唤。我们呼啸着一鼓作气冲下去,完全不理会路人对两个疯小孩的侧目,到最后才捏刹车。我知道在我内敛温顺的外表下有和你一样张扬和自我的心性,因为和你在一起,我毫无保留地释放自己。我总是对你有无比的信任,就像你之于我那样。我们一直认为,对方会永远站在那里,如果有需要,任何时候,只要一回头,一转身,就会看到对方。这样的信念,坚持了很多年,久到我们都在各自的生活里忘记彼此。

在雷恩的夜里,我梦到过你,只是这样的思念已经无法从头一一说起。每次回国,你提到我在外面的辛苦,我总是欲言又止,我想告诉你异国的生活和在国内是一样的,有艰难也会有快乐,只是我们走了这么远,除了寒暄,突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才能回到那样的亲密无间。想必,是永远也不可能了吧。看清楚真相,是那么残忍的事,也是告别青春的纪念。

 

2012 年 07 月 09 日 / 流光

吃点啥,又做选择题——液种面包

收到厨师机的当天有点晚,还小小郁闷了一把,因为不能及时享受开箱试机之乐。

我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有时候很性急,有时又磨磨蹭蹭把事情拖到最后一刻。比如这新玩具吧,期盼已久,到手后反而不知道先从哪儿下手了,揉面做面包?打发蛋白做戚风?或者绞肉包个饺子什么的??我记得乐嘉上“天天向上”时说了自己弟弟的例子,绿色性格的人总是随别人的意,我好像也有点这个影子,不喜欢那么多选择,会有种不知所措,无所适从的感觉。真的是这样呢,选择太多,对我而言不是幸福,是痛苦啊。

既然是为了见到那传说中的手套膜而买,那就还是先来做面包吧。

手头的方子很多,有直接法的,有中种的,有汤种的……为了保证成功,我还是老老实实选了液种法。

液种做法:300克粉+300克水+1克酵母,混合均匀后室温放置1小时,然后丢进冰箱冷藏16小时以上。

第二天做时取125克液种,175克高粉,45克糖,3克盐,2.5克酵母,7克奶粉,75克牛奶,混合后揉成团,最后加20克黄油揉到完全阶段,室温发酵。然后排气,松弛,整形,二次发酵,刷蛋液,入烤箱。

成品呢,只能说sosos吧。第一次用厨师机揉面,也费了不少时间,期间多次停下机器刮缸,出膜的速度也没比面包机快多少,不过筋膜的质量明显比面包机出品要有韧性。

液种——白吐司

吐司的高度不合格,根本没有攀出盒顶,明显是面团没有发到位。还有多的面团扭了几扭凹了个失败的造型,花不像花,圆不像圆啊。每回做造型,我总能折腾出四不像来,真是不能急啰。

掰一块面包啃啃,味道还算不错,毕竟面是揉到位了,面包拉丝的感觉还是有的,何况里面还有nutella呢。

一边自我陶醉着,一边又仔细回忆了操作过程,应该是这次的酵母用的不合适。有一阵子用的都是面包机专用酵母,很容易发酵,直接倒在面粉里就OK了,而这次买的是传统酵母,使用时最好是等它们全部溶解在温牛奶里,释放出大量的小气泡后再与面粉混合,我一时心急没等都溶解就把牛奶倒进缸里开始揉面,以至于整形时还看到一些尚未溶解的酵母小颗粒。也就是说这团面里发挥作用的酵母量不够,所以一发二发都不够理想,最终在烤箱里勉强长成个三等残废了。

心有不甘,下回一定注意。

2012 年 07 月 08 日 / 流光

mousse cake aux groseilles

我想做芝士蛋糕来着,翻箱倒柜都没看到做芝士蛋糕底用的饼干和奶酪,只有一盒fromage blanc,只好撇开书上的方子不用,用剩下的面包做底,加入醋栗的汁,胡乱折腾了一个蛋糕。

冻了一晚上就OK了。味道不错,酸酸甜甜,很清凉。这个天气吃刚刚好。

2012 年 07 月 01 日 / 流光

不会打铁,不会撑船,但我会点豆腐

我不得不表扬我自己啊,我居然会做豆腐了。

这既不是麻婆豆腐,也不是煎豆腐,更不是小葱拌豆腐啊。

这就是豆腐它本身。

我成功地把黄豆变成了白嫩嫩的豆腐啊。一次性试验就成功啦,这对我来说,真是难得地好运气啊。

我突然觉得让我朝九晚五的上班很是浪费时间啊,天天处理办公室那些乱七八糟没完没了的事情,真还不如自己做块豆腐来得开心呢。

Toufu

左边这块是我做的第一块豆腐,看着很不错吧,其实它有点老,后来做了麻婆豆腐,口感略粗糙了些,原因是豆浆过滤的不够细腻。豆浆机打磨的效果比食物料理机还是要差点的,尽管我也滤了两次,但明显不够啊。

右边的豆腐虽然破了相,但它是块好豆腐啊。为虾米这么讲来,因为那些破的地方是被水冲破的,你看,它有多嫩啊,水笼头开大点,水流就把它戳烂了。这是用料理机打的豆浆,过滤两遍后再用大锅来煮,有点费事,但豆腐的口感很让人满意。我拿它做了一份白味噌豆腐汤和一份酸辣豆腐汤,真真真好吃呀。等我的香菜长大了,就做皮蛋豆腐吃。

我不太明白的是,为什么这两次压出来的豆腐都差不多厚度,我两次做出的豆浆量可不一样啊。也可能我这是奸商行为吧,因为黄豆没了,这两次泡的豆子份量都差不多是300克,只是水加多了。哈哈。

我妹说,你现在真是个手艺人啊,看来是饿不死你了。我觉得这是赤裸裸的赞美啊~~~~~哈哈。

2012 年 07 月 01 日 / 流光

面包机面包

又到打折的季节了,我又心痒痒地去看KITCHENAID这回有什么折扣,还是老样子,不痛不痒,跟没打折似的,不给力啊。KA已经成了我的心头朱砂痣了。看完KA,照例要看一看健伍,结果就让我发现好东西了。贝太有人在讨论BOSCH呢。做电钻的品牌做出的厨师机,应该也不赖吧。学习了一圈,称赞的人是大把大把的呀,说它比KA价格亲民而且配件同样齐全,说它比健伍轻巧而且有吸力,不会像健伍那样出现搅拌搅拌搅拌然后自己跳到操作台外面的惨剧。虽然我一直是KA的粉丝,但一直不甘心买便宜的基本款,又不舍得买一千多欧的高档货。现在有了性价比如此美丽动人的博士,我立马变节了。

BOSCH目前有54.56.86等款式,86是个标配,在法国卖的狂贵,能跟KA比了,买它我不如买KA,PASS。54和56的区别不大,有个绞肉的功能,我觉得意思不大,可是群里买了56的人说发现它用起来很顺手,从此不再买外面的绞肉了。说得我又心动了,自己绞肉,多有意思啊,感觉会比家乐福的绞肉更新鲜啊,从此我也不会再有想做包子发现没买绞肉的尴尬啦。

我打着早日见到手套膜的旗号,光明正大的为本来已不宽敞的厨房又添了一位成员。心里那个美啊,比中了LOTO还爽啊。当然了,如果LOTO能中个特奖,那肯定比这个爽。

我已经在幻想和Harry’s和Pasquier的Brioche说拜拜啦。嘿嘿。

 

刚买了厨师机,就看到自由大师做了面包机面包,而且还是和我娘使的同一个牌子。尽管我很期待厨师机,但也实在忍不住按自由的方子做一回。

说实话,我一直不肯相信面包机做不出好面包,虽然我找不到什么很好的方子,但也一直在努力尝试和调整。这回因为自由没那么多时间做面包而选择了面包机,这可帮了我大忙了,终于有大师肯花点心思在面包机面包上为我们做做榜样了。吼吼。开心。

pain machine 

说动就动,我当下就按图索骥做了一个。成功哎。明天早餐不吃豆渣饼了。

2012 年 06 月 30 日 / 流光

Tarte ricotta aux salicornes

很久没有写博客啦,其实一直在吃喝玩乐,一直也想着记录一些点滴,但就是懒虫上身。

逛超市时顺手买了本CUSINE DU SOLEIL,完全被阳光下的美食吸引,其实一直以来,普罗旺斯给我的感觉就是从Peter Mayle的书里得来的。即使我终于也住到这片地区,也欣赏到大片的薰衣草,但书中那种悠闲的生活方式,只能存在于他的生活里吧,我只能期待退休的那一天,可以有一座院子,有猫和狗,我们可以在葡萄藤下铺了格子台布的旧木桌上吃午餐,有加了黑橄榄的普罗旺斯色拉,有粗糙的乡下面包,还有ROSE。

退休的美梦很遥远啦。但为自己烤一个适合夏天的咸塔却很容易。

Tarte ricotta aux salicornes

食材:

1. PATE FEUILLETEE1条;2. RICOTTA奶酪250克;3. 海蓬子SALICORNE250克;4. 蟹棒6条;5. 鸡蛋4个;6. 黄油20克;7. 大葱2根;8. 番茄3个;9. 蒜2瓣;10. 盐,胡椒。

做法和所有的塔一样,预热烤箱,准备饼皮,海蓬子要事先汆水,该切的都切小料,然后把调好的内馅倒进去,200°C烤35分钟。

 

海蓬子,是一种生长在海水边岩缝里的植物,我是第一次见,只有夏天才会在水产柜台找到,当然我也是第一次品尝,咸咸的,有点脆,口感很好。想来做中式的凉拌菜也会很美味,下次试试。

 

Tarte ricotta aux salicornes

烤烤要半小时,消灭只需五分钟。真让人纠结。

2012 年 06 月 22 日 / 流光

千金难买我愿意

过完三个月饭来张口的日子,我又回复到劳动最光荣的状态。虽说我不是劳动爱好者,但重新回归到一种无人管制的状态,让我很是轻松。

尽管很享受这种暗暗的小欣喜,我还是为自己感到羞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竟然不习惯和他们长时间的相处了。距离产生美感。这样的人生真谛难道也要套用在父母子女身上吗!我鄙视自己。

也或许正因为是在国外,生活变得太过简单。因为少了外部的联系和往来,每个人都更关注这个家的每一天的具体生活,而不像在国内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乎,只能在用餐的时间聚在一起互相交流当天发生的新鲜事。在这里,他们语言不通,不敢走太远,我也不放心让他们自己坐车去海边或者去购物。只能在周末的时候带他们出去,或者休假去更远的地方走走看看。我越是想扮演一个乖巧女儿的角色期望他们在这儿的这段时间能快乐和欣慰,就越感到是压抑和不自在。可能我自由散漫惯了吧,突然间叫我过到点起床到点睡觉,到点不饿也要吃饭的日子,我顿时就变身成一个生在福中不知福的人。

人总这样那样地不知足,给自己寻找无穷尽的烦恼。年少的时候觉得父母长辈都不理解自己,青年了又为了各种虚假的繁华拼命努力,有些人有了孩子之后终成体会当年父母的不易,有更多人继续幸福地啃老,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会不会终老。而我烦恼却是给父母买了吃的用的穿的,他们自己还按自己的习惯用原来的那些,却愿意把礼物一样一样送给张三李四,有很多是我在国内时从没见过的人。我不反对他们送人礼物,但很希望他们能先把自己的那份留下来啊。

今天听了马儿一席话,顿时觉得自己太过执着。老人有老人的人生观,他们愿意怎么过,愿意怎么安排我们孝敬的礼物就由他们去吧。我不必为他们没有享用我买的物品而耿耿于怀,如果赠与他人这一举动能带给他们比享受礼物本身更多的乐趣和满足感,那么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本来买这些东西也就是为了让他们高兴,希望他们能和我一样享受到国外好的产品,既然这些礼品能换来更多的精神上的愉悦,何乐不为呢。钱能买到的只是物质,好心情却是千金难求啊。

我娘从前说我外婆是老小孩。就是说对待她要像对待一个小孩子,要用哄的。如今,我也只图哄得她俩开心就好。

做了几个花卷,馋一馋我娘。因为她在这儿时,我做的花卷还挺难看的。突然间这手艺就精进。她是看得见吃不着。哈。

花卷

我又做着做着,歪了道儿。本来这花卷是只放葱和盐的,结果被我加了老干妈的香辣菜进去,还有黑胡椒,反正很好吃啦。

花卷

从和面到出笼,只要一个多小时,又快又方便。这会是夏天的保留节目啊。

2012 年 06 月 08 日 / 流光

白驹过隙 忽而光年

看到标记着tengjing2000@的邮箱,我想这应该是从前那个会说“谢谢你看完我的字”的藤井树。

曾经在网上搜过,“榕树下”早就易主他人,西祠的人也四散飘零,而网络中用“藤井树”为名的ID着实不少,可是写出的文字都让我肯定那绝不是从前那个谈论电影的树。

我已经回忆不起来,是先知道《情书》里的藤井树,还是先知道网络里的藤井树。那得要追述到很多年以前,在网络还仍然单纯而美好的时代,我们的心灵也依然清澈和纯粹,没有浮华,浮躁,浮夸。

被电影打动过的人,一定会对这个名字有种特别的感受。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版本的藤井树。而我,总是会联想到诸如雪地,静谧,绿意,淡然之类的词语。在2000年后的一段时期内,我习惯听吴继宏念那最后一句“谢谢你看完我的字。——藤井树”。那时候,我对于电影有种饥渴,有太多的片子想看,然而寻不到片源,每每在“后窗”读到向往的电影的影评,总是激动不已。那时的“后窗”是多么的给力,我在那里“看”奥斯卡,看金马奖,看金棕榈的每一部电影,我在那里知道吕克·贝松,阿尔莫多瓦,知道北野武,小津安二郎,知道候孝贤,杨德昌,许鞍华,关锦鹏……那里有卫西谛,有戈达尔,有藤井树等一批朴实而真诚的影评人。而今,在网络的恩惠下,寻找电影易如反掌,然而肉多了嫌肥,加之它的商业味道越来越浓,反而不那么热衷于每一部电影了。越来越多的写手,越来越多的影评,朴素的文字之美被扭曲成一种由于对文字的熟练驾驭而可以轻易提供点播的各式网络文体,琼瑶体,知音体,银镯体,红楼体,凡客体,梨花体,大概体,装13,小清新……而我,是越来越多的不知所措。

不只是电影变了,我也变了。我不再那么安静,不再能够独立特行,坚持自己。

 

遗忘的不可抗拒和顺理成章,我们对青春义无返顾的抛弃和恋恋不舍的张望。 --本想为这一句话写点什么,可是在文化的沙漠里呆久了,脑子里空空如也,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只有零星的光亮在夜色里忽明忽暗,想看看不真切,想抓抓不住分毫。不如洗洗睡吧。

滄浪水也

清兮 濯吾缨 浊兮 濯吾足

大梦想家的梦想号

大志至梦 大梦至道 大道至简

流年记

一呼一吸 万物生长

xihu2005ye.wordpress.com/

Life is all about seizing the moment and being happy.

依帘幽梦----从琳开始

Un site utilisant WordPress.com

子非鱼的异地心情

生活、心情和足迹的记录本

这么近,那么远

Welcome to Jinnie's site

Juan

对任何人都要有礼貌 ❤

哑静随笔

泣中无声,声中无响

跳舞の影子

人生的点点滴滴,就像一粒粒小石子,随着我们的成长和积累,这些汇聚在我们身后的碎石子渐渐铺成了一条路,一条我们自己走出来的路。

Anaïs 小小黄瓜地

Photographe Pa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