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2011 年 07 月 18 日 / 流光

阿维侬的ChinaKisses之一

上月就听说孟京辉要领一票人来法国演六出戏,于是我三天两头盯着人要票,最后终于有了夏日的Avignon之行。

作为中国先锋戏剧的领军人物的孟京辉的大名是在廖一梅《恋爱的犀牛》出来那会儿得知的,那是孟导的小剧场戏剧的代表作品,也是中国小剧场戏剧史上的一个奇迹。可惜只能在youtube上看录相,没有机会去现场,而这次他带到法国来的是去年的新戏——《三个橘子的爱情》。

我到的晚了点,没能赶上很想看的黄盈的话剧《黄粱一梦》,好不容易在被铺天盖地的海报淹没的小城中找到中国之吻上演的小剧场,坐进去的时候,辛欣的现代舞剧《生于七月》已经开始了。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整出舞蹈想要表达的内容,我不知道在场有几人都明白了,我只是似懂非懂的能意会某些片段,那不合时宜的爱情,不外乎是错误的时间相遇,在纠缠不休中伤害与被伤害,想放弃然而又不甘舍弃……这是几乎所有人都会经历的人生片段,你我心中,谁都免不了有这样那样无法摆脱又无能为力的故事吧。

从下午到晚上,我陆续看了四部现代戏剧,隔一阵子就要从灌满了冷气的微明的剧场转换到干燥而热烈的地中海的阳光下,抬眼是说着中国话的演员在台上,扭头是卷发高鼻梁的洋人在身旁,明明灭灭,大脑缺少氧气,时不时地会有种错乱的感觉。我很难准确形容当时的感受,我真真实实的生活在法国,而又真真切切地在感受来自中国的先锋戏剧文化。听那些用简单而直白的字词堆砌的台词从演员的口中流淌出来,我像是回到了从前很矫情很文艺的年纪。我想如果我在国内,一定会是小剧场戏剧的粉丝吧。下次回去,一定要去上海看看臧同学的作品。

阿维侬的街头不时有各个表演团体的艺术家在吹拉弹唱,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以无比的热情来为自己的作品做宣传。而这 一次,我只是奔着廖一梅、孟京辉的音乐剧《三个橘子的爱情》而来。

《三个橘子的爱情》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经典中篇小说《白夜》开始,也有一个与奶奶相依为命、又与一无所有的房客私订终身的名叫丽丽的姑娘和一个羞涩而爱幻想、在一瞬间爱上丽丽的男人。他们因对各自的爱人的思念和向往而同病相怜,由陌生人成为知己甚至情人,然而幻想男在并发了自己所有的光与热后,得到了一分钟的爱情,然后,然后又失去了那个姑娘。

音乐剧的特色就是弱化了戏剧的台词功能而以音乐诗歌作主角。孟导把乐队安排在舞台的左方,灯光幽暗明灭,而演员们也就是演奏者,他们时而声情并茂地吟颂台词,时而又折回那一角,捧起乐器加入乐队的行列。剧里的歌曲和配乐都非常的好听,单纯,干净,像是我们多年前初听民谣时那种清澈纯粹的感觉。

那些海阔天空的日子,
那些不值一提的日子,
他不爱你,也有别人爱你,
他不伤害你,也有别人伤害你!

整整一分钟的爱情,即便是对于一个人的整个一生来说,那还少吗?
在回家的路上,我跟着走在别人的屁股后面
我那苍白的脸上,流露出一种奇怪的满足感
我望着天空中渐渐消退的晚霞,心中很宁静
在这个温暖的春天,我遇到了一个姑娘

我在“耳朵”找到一篇带音乐的文章,非常好听。  《三个橘子的爱情》

第二个橘子的故事是讲沿江而来的革命杀手和民国三流演员,很短,记得不是非常清楚。

而第三个橘子表达的是一对双胞胎姐妹在十年后遇到初恋的情人,关于往昔,诸多错过。大家都走了不同的道路,即使都争着说自己过得不错,然而该忘记的还是仍藏在心底。我们或多或少都会有这样的尴尬,努力向旧爱证明自己过的幸福,而又在不经意间泄露了内心的一丝眷恋。每一次的选择会让我们走向更加遥远的未知,谁真的有能力去证明那些没有被选择的道路会比今天的生活更不堪呢?谁又敢劝自己相信那些堙没在回首处的荆棘有可能会比而今脚下的泥泞更芬芳!!人生若只如初见。

我特别喜欢出戏里的歌唱片断,单独看歌词似乎有点莫名,而在现场随着情节的跌宕起伏,音乐与之丝丝入扣,把演员们不能用台词表达的情感通过吟唱传达出来,把无可奈何的现实与爱情的小小温馨统一起来。相比法国喧闹的歌舞剧如《太阳王》,我还是觉得这样的音乐剧更亲切,更能表情达意,也与之更有共鸣。

总是来说,孟京辉的戏让我非常满足,顶着日头驱车一个多小时来到这里,非常的值得。这是一次难得的体验,也是一次难忘的经历。在异国它乡,有缘领略中国先锋戏剧的精髓,这比在国内看一场戏更难能可贵。因为有《悲观主义的花朵》,我认识了廖一梅,因为有了廖一梅,我知道了孟京辉,因为有这一对努力坚持自我实现自我的文艺夫妻,我们才有幸能窥见这些戏剧的魅力。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一定有一些马
想回到古代
就像一些人  怀恋默片
就像一些鲜花
渴望干燥和枯萎
这样就能插进花瓶
就像那个花瓶
白白的圆圆的那么安静
就算落满了灰
那些灰又是多么的温柔动人

我听着耳机里不断吟唱着这个片断,一整夜重复着同样的梦。

我坐在车里,车在树林中爬坡。

我一直仰视天空,而J一直在提醒我说:我们只是在错误的时间相遇了。

Advertisements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1. 跳舞の影子 / 7月 19 2011 17:47

    通过你的文字,似乎感受到你当时的心情。我也喜欢小剧场戏剧,在美国看过,但是没看过中国戏剧。

    • 流光 / 7月 20 2011 15:00

      法国人的小剧场,我都看不懂。要么超级现代的舞蹈,要么神经兮兮的舞台剧。只有大型的歌舞剧还比较好看。
      希望他们有天去纽约演几场,这样你就能有共鸣了。我实在是表达不出来。

说点什么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滄浪水也

清兮 濯吾缨 浊兮 濯吾足

大梦想家的梦想号

大志至梦 大梦至道 大道至简

流年记

一呼一吸 万物生长

依帘幽梦----从琳开始

Un site utilisant WordPress.com

子非鱼的异地心情

生活、心情和足迹的记录本

这么近,那么远

Welcome to Jinnie's site

Juan

对任何人都要有礼貌 ❤

哑静随笔

泣中无声,声中无响

跳舞の影子

人生的点点滴滴,就像一粒粒小石子,随着我们的成长和积累,这些汇聚在我们身后的碎石子渐渐铺成了一条路,一条我们自己走出来的路。

Anaïs 小小黄瓜地

Photographe Pari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