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2011 年 07 月 08 日 / 流光

被遗忘的龟和兔以及聂鲁达

上班时打开浏览器,看到google的标志变成了龟兔赛跑的画面。查了说明,原来是La Fontaine的390岁诞辰。

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看过他写的寓言故事,应该是妈妈给我买的书吧。时至今日,除了拉封丹这个名字还记得很牢,寓言集里的故事都没什么印象了。就像那些我随口可以报出的名著典籍的名字和作者,深深刻在脑海里,再怎么健忘也能脱口而出,像是本能的反应,而那些阅读过至少一回的内容,却随着年纪的增长而淡忘,甚至混乱不清,经常会有张冠李戴的乌龙事件。

看了这幅图才想起来,原来龟兔赛跑的故事也是《拉封丹寓言》里的一篇。快四百年过去了,它们还在赛跑呢,永无尽头啊。而拉封丹在寓言里留给世人的深刻寓意,在三百多年后,仍然令人警醒。

在豆瓣看书评的时候,又发现很多好书,顿生无限向往之心。可惜身在异域,想吃梅菜扣肉北上巴黎即可,而想找到那么多中文书,只能是YY复YY了。不过,咱们有FNAC,再不济,顶多由看中文时的一目十行变成看法文的两目一行,累了点,慢了点,而好书终归还是寻得到的。

以前看仓央嘉措的情诗,感叹怎么一位活佛会有如此细腻温柔的情怀,他的爱不应该是为解救芸芸众生而生的吗,怎么会为了他在错误的时间相遇的情人写出那么多令人叹息的诗句。而读了聂鲁达的诗之后,我又迷恋上这位智利诗人的作品。他就是在毕加索画了衔着橄榄枝的飞鸽之后把它命名为和平鸽的人。我想读过了“当华美的落叶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这样的诗句,很少有人能抵抗聂鲁达的魅力而不去找他的诗集来读一读吧。虽然很多人说这一句并不像他的风格,但我依然喜爱,还有那一句被泛滥引用的“爱情太短,而遗忘太长”。

聶魯達詩精選

读一首诗,不同人的会有不一样的感受。而一首外国诗歌在传情达意时还涉及到译者的情感经历以及对两种语言的驾驭能力。我肯定看不懂原作,而译成中文的,各种版本风味各异,比如上面提及的“爱情太短,而遗忘太长”,台湾的译文是“爱是这么短,遗忘是这么长”,明显不如大陆的翻译版本更有韵味。不知道法语的版本会不会更贴近聂鲁达要表达的意境呢。

Advertisements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1. 跳舞の影子 / 7月 10 2011 05:59

    ”只能是YY复YY了“–现在不是有个当当网吗?不少在海外的人从上面购书的,你可以试试。我自己没买过,不过听说那里的书还是很齐全的。

    不懂法语,虽然配乐和意境很美,但我也只能是YY复YY了。

    • 流光 / 7月 11 2011 16:42

      当当和卓越以前还可以,现在的邮费提得很变态,每本书都得加几十块,最后不是买书,是交邮费附带送书了。
      PS 他念的应该是西语,俺也听不懂的。呵呵。

说点什么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滄浪水也

清兮 濯吾缨 浊兮 濯吾足

大梦想家的梦想号

大志至梦 大梦至道 大道至简

流年记

一呼一吸 万物生长

依帘幽梦----从琳开始

Un site utilisant WordPress.com

子非鱼的异地心情

生活、心情和足迹的记录本

这么近,那么远

Welcome to Jinnie's site

Juan

对任何人都要有礼貌 ❤

哑静随笔

泣中无声,声中无响

跳舞の影子

人生的点点滴滴,就像一粒粒小石子,随着我们的成长和积累,这些汇聚在我们身后的碎石子渐渐铺成了一条路,一条我们自己走出来的路。

Anaïs 小小黄瓜地

Photographe Pari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