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2009 年 05 月 16 日 / 流光

走吧走吧

早上11点,收拾完所有的东西。我的房间又变成了一间空屋。相片取下来了,杂物袋取下来了,摆了满桌的瓶瓶罐罐都不见了,东一处西一处的包啊鞋啊衣服啊也都不见了。

妈妈说我们这叫逃难。我又想起外婆说这两个字的语气。她小时候倒是真的逃过,要躲日本人。她的姨娘用大的饼干桶装金子,上面盖一层饼干。我很好笑哎。半桶金子和一桶饼干,难道会是一样的重量吗。

在巴黎不过短短数月,还没来得及认全所有的地铁线路,我就闪人了。有些不舍。但是我没有说。我想Jojo也有一点小情绪,但她也没有说。我们在一起吃一顿又一顿的“最后的午餐”或者“晚餐”,而关于离别,我们什么都没说。

有些情绪,我们懂得回避或者克制。这是成年人的特长,也是必须。在能控制的范围内,用微笑代替伤感。

祝福你。我亲爱的朋友。


Advertisements
滄浪水也

清兮 濯吾缨 浊兮 濯吾足

大梦想家的梦想号

大志至梦 大梦至道 大道至简

流年记

一呼一吸 万物生长

依帘幽梦----从琳开始

Un site utilisant WordPress.com

子非鱼的异地心情

生活、心情和足迹的记录本

这么近,那么远

Welcome to Jinnie's site

Juan

对任何人都要有礼貌 ❤

哑静随笔

泣中无声,声中无响

跳舞の影子

人生的点点滴滴,就像一粒粒小石子,随着我们的成长和积累,这些汇聚在我们身后的碎石子渐渐铺成了一条路,一条我们自己走出来的路。

Anaïs 小小黄瓜地

Photographe Pari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