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2008 年 09 月 04 日 / 流光

每一个人的巴黎

今天接到zj的电话,问我找到房子没有。如果还在找,就也帮忙留意一下。
我愣了一下,问 你是要留下来了吗?
他说 是 这回应该可以了。

上周zj被我抓差,陪我去看la defanse附近的房子。小区很漂亮,房间是东南向,有很大的书桌和衣橱。只是从地铁站走过来要一刻钟。
然后我们去la defanse转悠。喝着所谓含有兴奋剂的饮料,坐在台阶上看一只缺脚的鸽子。
他不想回去。说走得不甘心。
我说若我有你那份工作等着,我马上拍拍屁股走人。法国是好。可是看也看过了,住也住过了。
当然,c’est pas le même cas。
我想要家的温暖。他想要自由。

晚饭后,我们走到pont des arts。有人在唱歌,拍照,游戏,晚餐……和每一次路过这里一样。
河堤上坐下一个神情颓废的男子。护栏边有一对情人在热吻。条登上有一组年轻人在嬉闹。还有习以为常穿梭其间的巴黎鸽子。
天色渐渐暗下来。游船上的灯明晃晃地,让人觉得温暖却又有距离感。一条条的船来又去,像城里的观光巴士。所有的人都举头张望,想用camera记录一切。
我挥手致意。其实我近视。我看不清那一双双眼和表情。我不知道谁的手在向我挥。也不知道自己挥向谁。
快九点时,我提议去喝一杯。zj提议看铁塔亮灯。
于是我们就等着。我还从来没有亲眼看过亮灯的一瞬。

九点零五分。
我说 你骗我。明明没有。
他说 我们等到一刻好了。然后他开始祈祷:一定要亮灯一定要亮灯……
我说 如果上帝真的路过并听到且有空帮你达成心愿,那么你求点别的吧。

也许那天真的有神灵经过。于是把他留在巴黎。

晚上没办法和jojo抢网络。我坐在一边看书。
张小娴还是很久以前的人。印象里只记得一本《荷包里的单人床》。这回看的仍是老书《channel A》。
夏心桔在电台做DJ,故事围绕着她,她的朋友,朋友的朋友,她的听众,听众的朋友,所有的人原来生活在同一张网里,息息相通。电波在夜色里弥漫,我们在都市里成长。

在jo这里住久了,觉得蛮习惯。两个人一起吃饭聊天。讲很多很多地八卦。自己的,还有别人的。
我现在终于明白,每个人出国,都是有两个理由。一个用来说服自己以及他人。一个只能暗暗藏匿于心底。
我看她现在的样子很好。不急不燥。爱情和工作,该来就来,不来也可以先做别的。
法国会让人懒洋洋,巴黎会让人学着享受时光。
我的生活也像夏心桔一样,A和B和C和D和E,还有GHIJK……一直可以数到Z,如果想探寻,总能发现千丝万缕地关联。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时差,这些都不是问题。我们终究会落在一张网里。

不同时刻,我们伫足聆听同一首歌。
同样莫名的情绪,让人在瞬间无法面对自己。

书里最后一句是:
「如果有—个机会让你回到过去,你会回到哪一年?」
我想说的是:
「我希望可以是2003.」

http://www3.21hifi.com/06cd/061227/5b.wma

Advertisements
滄浪水也

清兮 濯吾缨 浊兮 濯吾足

大梦想家的梦想号

大志至梦 大梦至道 大道至简

流年记

一呼一吸 万物生长

依帘幽梦----从琳开始

Un site utilisant WordPress.com

子非鱼的异地心情

生活、心情和足迹的记录本

这么近,那么远

Welcome to Jinnie's site

Juan

对任何人都要有礼貌 ❤

哑静随笔

泣中无声,声中无响

跳舞の影子

人生的点点滴滴,就像一粒粒小石子,随着我们的成长和积累,这些汇聚在我们身后的碎石子渐渐铺成了一条路,一条我们自己走出来的路。

Anaïs 小小黄瓜地

Photographe Pari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