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2008 年 05 月 22 日 / 流光

昨天与今天

昨天收到一个msn 邀请, 一直到下午才弄明白是谁. 大学里的同学, 一别十年了.
同学给我看他家的相片,很古典的风格,简直可以借给剧组拍古装片了. 江南人家的黛瓦白墙, 雕花门,条案, 太师椅, 书房, 额匾……我虽然不痴迷于仿古风格的家装, 但和古典沾上边的, 多多少少我都喜欢的. 就像这个人, 很温和, 那个时候在教室里安静地看书写字画画.
同学下线没多久, 珏珏又跑上来, 给我看在电影节拍的相片. 林志玲果然很小乔, 赵薇的眼睛真的是大, 还有帅了那么多年一点一点老去的梁朝伟…..珏珏说秋天回省台. 有点不甘心. 我知道他不甘心. 可是比他不如意的人多了去了, 又能说什么来安慰呢.

两个人的相片放在一个文件夹里. 一个古典, 一个现代. 就像我的生活. 我丢不开中国,也放不下法国. 昨天我在中国的古典文化中成长, 安静而缓慢; 今天我在光怪陆离地大千世界生活, 有新鲜感,  有无力感, 也有熟悉的感觉. 一步一步走来, 在冲突中寻找平衡.

我不知道余光中那样的人是如何从学洋文的道路回归到国学上来的. 不知道他在留洋的那些年如何孜孜不倦的研究国学. 我想既然文学是种艺术,艺术都是相通的. 只有熟练掌握了某种语言, 才能驾驭它, 从而发现旁通之处. 他是大师, 我只能是仰视.

有个同学一直在看台湾的新闻节目. 她也觉得台湾人在整体水平上比国人要更文气一些, 无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用词. 即使是口语上, 他们也更文质彬彬一些. 这个我承认. 在口语上, 我们的口中吐出成语的几率远比他们要低, 而在网络上, 我也经常看到两地同胞打口水仗, 用简体字的常常很不客气, 说脏话, “问候”对方的家人, 或是诅咒对方全家. 我知道网络背后的人是良莠不齐,
这些现象并不表示我们在汉语的运用和表达上就差台湾同胞一等, 学术界的强人还是很多的.但这种现象让我很难堪.在国外,会听到各方面的声音,不像国内,大家骂谁都是一个声音,偶尔有反驳的也一下子就被淹没了. 这种纯粹的骂架,说实话,除了让人觉得无知,没有任何作用.别人笑我们素质低下,我也没有话说.就像很多人说南京人的嘴脏. 我,我的家人,我周围要好的朋友,没有一个说三字经的.
但街头骂人说脏话的仍然存在,而且不是少数,我自己也遇到过.我没有能力反驳别人对南京人的定义.我只是说,我从不说脏话.可我的心里很难过.

我这几年都不在国内, 但也时常听说国内的事情. 国内的老百姓越来越不重视汉语言, 各种不规范的新生词汇出现在青少年的字典里, 各式各样的新旧学者用自己的方式来诠释经史子集, 更多的青年家长期望子女从小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我听到看到这些,就觉得可悲. 是我们民族的悲哀. 一个民族如果要放弃自己的语言, 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其民族性也将消亡. 我人轻言微. 可我又固执地放不开.
这是我的悲哀.

和妈妈聊天时谈到小时候的教育问题. 我一直是偏科的. 数学很差, 最差的时候挂红灯,把班主任气得要死. 那时候她认为我是坏孩子. 只有我妈坚信是老师教得不好. 后来中考果然数学分数最低,而语文分数极高.
孔子早就提倡因类施教. 我妈明白这个道理.可我的数学老师不明白,我这种学生是打压对象. 但我在中学时期仍然遇到一位好老师. 她会在早自习时间给我们讲诗歌,讲散文,讲课本以外的文学知识. 她鼓励我们写周记,鼓励我们用稚嫩的手笔抒写青春的思绪. 虽然她只教了我一年,我羡慕其它被她继续教的班级同学足足羡慕了两年.
可惜当时有很多家长对她有意见,嫌她讲太多课堂外的知识—-明明考试不会考到,所以是浪费孩子们的学习时间. 我不知道是这些家长太短视,还是我把人生太理想化. 或许说一口流利的英文比懂一些之乎者也更容易找到好工作,更容易赚到钱. 而且他们喜爱的是欧美流行,从来都不欣赏方块字的美.

Advertisements
滄浪水也

清兮 濯吾缨 浊兮 濯吾足

大梦想家的梦想号

大志至梦 大梦至道 大道至简

流年记

一呼一吸 万物生长

依帘幽梦----从琳开始

Un site utilisant WordPress.com

子非鱼的异地心情

生活、心情和足迹的记录本

这么近,那么远

Welcome to Jinnie's site

Juan

对任何人都要有礼貌 ❤

哑静随笔

泣中无声,声中无响

跳舞の影子

人生的点点滴滴,就像一粒粒小石子,随着我们的成长和积累,这些汇聚在我们身后的碎石子渐渐铺成了一条路,一条我们自己走出来的路。

Anaïs 小小黄瓜地

Photographe Pari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