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2006 年 11 月 01 日 / 流光

Toussaint

万圣节的早上,满屋阳光.

我听着bretagne的风笛,啃我的面包.

耳麦里听见爸爸说,已经是冬天了.

而我的意识还停留在秋天.新买的大衣仍挂在那里,现在谈冬天,似乎有一些些遥远.

披一件毛衣,坐在太阳下温暖自己.

窗外,桐叶翻飞.秋光老.

我问JU,我是什么样的人.时间越久,我越不看不清自己.像是站在晨曦的雾气里,那些熟悉地,也不确定起来.

而JU,他像法国人一样习惯用恭维来搪塞我,那般的浑然天成,张口便来.

或许该来这里的,不是我.是JU.

他无畏,他多情,他温柔.在我对他仅存的记忆里,在我们有限的认识里,他似乎就是这样的.一直是这样.走近,又走远了.

在梧桐的阴影下,我突然记起,已经近四年没有见过JU了.

一开始,我由衷希望他过的好;

接着,我认为他的生活与我无关;

再后来,我只着眼于我过的好;

而现在,我不希望看见他过的比我更好.

有些情绪,一旦滋长,便如同荆棘,刺得心灵面目全非.我不要看那些同情的眼神.

梦里听见争吵声,爸爸的语气很急躁.他们在隔壁谈论我的生活费.然后婆婆走过来对我说,特意给我留了好吃的.

我醒的时候,呼吸急促,近乎喘不气来.我知道自己哭了.抽噎着,完全完全没有声音.和从前一样.我从小就没有学会放声大哭.

其实他们永远也不会为我的生活费而争吵,这个梦没有任何变为现实的可能.可是,我仍然感受到那种压力,深深地,来自内心,如影随行.

究竟什么时候,我才有能力让他们不再为我担心.

究竟什么时候,我才能有自己的家,有自己的生活.

究竟什么时候…………………………………………………….我想我有些累了.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执着于这个问题:我是什么样的人呢?

Advertisements
滄浪水也

清兮 濯吾缨 浊兮 濯吾足

大梦想家的梦想号

大志至梦 大梦至道 大道至简

流年记

一呼一吸 万物生长

依帘幽梦----从琳开始

Un site utilisant WordPress.com

子非鱼的异地心情

生活、心情和足迹的记录本

这么近,那么远

Welcome to Jinnie's site

Juan

对任何人都要有礼貌 ❤

哑静随笔

泣中无声,声中无响

跳舞の影子

人生的点点滴滴,就像一粒粒小石子,随着我们的成长和积累,这些汇聚在我们身后的碎石子渐渐铺成了一条路,一条我们自己走出来的路。

Anaïs 小小黄瓜地

Photographe Pari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