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2006 年 09 月 22 日 / 流光

无眠夜

中午的咖啡,延续到午夜.

我躺下,又坐起,虽然并不那么清醒了,可是却找不到一分睡意.

隐在MSN里,看谁在上线下线.总是那么些人.

妈妈还没有出现.

伸手抚摸颈上的字母,看她在那一头挣扎.

说过那么多话,兜兜转转.别人不能明白,你却一定会懂.谁让我们生的如此相似,纵然千日不见,那样的微笑,眉头,心头,止不住的记忆,忍不住的怜惜.

我们躲了起来.

在网路背后,用字母和符号敲击心灵.无声,更胜有声.

你想说什么,我想听什么?

我想说什么,你想听什么?

忽然想到珏珏某日的签名:我说你好,你说打扰.

其实,我们只是,庸人自扰.

夏天已经不见踪影.

我换上新衣服.扔掉感冒药.追逐st.malo的阳光.

一切都那么美好.

海浪,礁石,沙滩,贝壳,海鸟,帆船,桅杆.

天很蓝很蓝.是妈妈喜欢的那种颜色.她说她喜欢巴黎.那里可以逃离疲于三餐的琐碎生活,留连于繁多的博物馆,哪怕只是伫立在一栋栋的老楼间,呼吸着早晨梧桐树上露水的清新以及面包房飘来的温热香味.其实这不是巴黎人有时间感受的城市魅力,他们黎明即起,灯火通明的环城公路上车水马龙.

现实里面,快速的鼓点,匆忙的身影,麻木的眼神,虚假的笑容.

傍晚时分,一个带着孩子嬉水的父亲,让我迷恋.

他不英俊,也不够高大.只不过他满眼都是那两个孩子.我喜欢这样的男人.我喜欢看陪伴孩子玩耍的父亲.

我有一张相片.他抱着几个月大的我在藤椅上玩.那个时候他异常的消瘦,颧骨高高突起.除了这张相片,我记忆里完全没有对他当时的印象.但他是那么可亲.

我几乎都记得,他每一次陪我玩耍.

他带我去海院游过一次泳,因为他有关节炎,夏天从不下水,所以让我间接地受宠若惊,努力在池里狗刨.

他给我扎过一回风筝,圆形的.像是蜈蚣风筝的其中一节.因为两边平衡做的不精确,始终飞不长久.尽管飞不好,我那一回仍然得意非凡.

他在暑假给我写了第一封信,字里行间,无非是家长的循循善诱.我坐在马桶上看我人生第一封信,泪流满面.

他搂着我在梅花树下照像,让我都感觉得似乎过分亲密.

他把匾支在地上,给我抓了只小鸟.

他在开学时带我上了顿馆子,吃饱喝足后叫我新学期要好好努力.

他解开皮衣,拎出一只乌黑温暖的小猫放到我怀里.

……

 

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就发现,原本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这么忘记了。

Advertisements
滄浪水也

清兮 濯吾缨 浊兮 濯吾足

大梦想家的梦想号

大志至梦 大梦至道 大道至简

流年记

一呼一吸 万物生长

依帘幽梦----从琳开始

Un site utilisant WordPress.com

子非鱼的异地心情

生活、心情和足迹的记录本

这么近,那么远

Welcome to Jinnie's site

Juan

对任何人都要有礼貌 ❤

哑静随笔

泣中无声,声中无响

跳舞の影子

人生的点点滴滴,就像一粒粒小石子,随着我们的成长和积累,这些汇聚在我们身后的碎石子渐渐铺成了一条路,一条我们自己走出来的路。

Anaïs 小小黄瓜地

Photographe Pari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