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2006 年 08 月 08 日 / 流光

七月半

每天在外面呆上13个小时.早七点至晚八点.

防晒霜,洋伞,依然挡不住桩场渐渐晒黑我的阳光.

在大桥上看城市,灯火通明.华丽的霓虹织成欺骗.人人都在找那瓶叫醉生梦死的酒.

南京盖了越来越多的高楼,一幢一幢,兀的就出现在人眼前.多数,我都不认识,叫出租车司机觉得好笑.我又有了N年前逛上海的感觉.陌生,新鲜,然而生不出亲切感.这个城市里,我除了有父母,再不拥有别的了.那么我自己呢.我属于自己还是父母呢?

今天是七月半,要给死去的人烧纸.我家有两个人在那个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地方等着,一个是我外婆,一个是我奶奶.还有两个人,外公和爷爷,那是爸爸和妈妈的亲人,他们不曾在我的记忆里出现.

我想给外婆上坟.可是大热天,坐在坟边她也听不到我说话.还不如梦里相见来的真切.家里的地板常常打蜡,每每看见那能当镜子照的地板,我就想幸好外婆不在了,不然一定会摔着的.妈妈说,从前很少打蜡,就是这个原因.我的想法很白痴.

生命总在轮回.老人们死去.而我这一辈陆续都有了下一代.有些人已经不再重视自己而只注意子女.我们可以像父母一样,把现实磨去的憧憬寄放在新生儿身上。

走到楼下,看见邻人在烧纸。火星将尽。我奔上楼问爸妈烧过没有。爸爸说,这得在饭前烧。——所以,他们都在等我,饿着肚子等我。很简单的一件事,别人都已完成,然而我做不好,我必须让他们等待。

车过市民广场,有三只发光的风筝衬在深邃的夜空里。我傻傻笑了,像个孩子。

同车的人对闪光的风筝习以为常,抬头四处张望,不知我看见了什么。

一车傻子。

 

Advertisements

2条评论

  1. cindyfay / 8月 18 2006 04:52

    我一直觉得你活得很真我, 从学校毕业出来这么多年了,几经社会的磨练和改造,你还能保持如此的纯真,真是不简单。似乎你时常和自己对话,重视和在乎自己的感觉以及一举一动。我认为这样很好,无论身在何处,年龄几何,我们都不应该抛弃自我。孩子虽然是希望,毕竟是另一代了。不曾经历我们曾经历的世界,对生活的理解也有着大不相同的感悟。我们和他们毕竟是不一样的。他们会有他们自己的生活和世界,我们也要珍视自己的。他们代替不了我们,我们也无法被他们取代。

滄浪水也

清兮 濯吾缨 浊兮 濯吾足

大梦想家的梦想号

大志至梦 大梦至道 大道至简

流年记

一呼一吸 万物生长

依帘幽梦----从琳开始

Un site utilisant WordPress.com

子非鱼的异地心情

生活、心情和足迹的记录本

这么近,那么远

Welcome to Jinnie's site

Juan

对任何人都要有礼貌 ❤

哑静随笔

泣中无声,声中无响

跳舞の影子

人生的点点滴滴,就像一粒粒小石子,随着我们的成长和积累,这些汇聚在我们身后的碎石子渐渐铺成了一条路,一条我们自己走出来的路。

Anaïs 小小黄瓜地

Photographe Pari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