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2005 年 03 月 10 日 / 流光

JIMI JIMI

无意中看到几米的网页,MSN上的。跟广告差不多。而且不许右键另存,不许查代码。不过后来还是被我弄了几张喜欢的下来。

03还是02年第一次看他的画画时,他没现在这么路人皆知,只当他是个画插画的,换换口味欣赏而已。好多本,一时还搜不全。后来翻来翻去,最最喜欢《地下铁》。对于被舆论盛誉的《向左向右》,倒是一点不感冒。但凡跟恋爱搭上关系的,都觉得是廉价的煽情。如今这似乎是种泛滥的格调。

应该选择一个人暖室里的孤单,还是风雨中的快乐艰难?

不记得这幅画面的上下文了。整本书都觉得很安静,或许因为“我”是盲女孩。万物的所有声音,都只有一种,那就是“我”听到的声音。或许“我”也听到太多嗓音,但不重要,“我”听得到关上心门的人听不到的那些声音。

 

恶俗的故事。还有更加恶俗的电影。

森林里弥漫着轻快的音乐,
小兔儿和我在漂流的枕木上,
一步步向前跳跃。
树林向后倒退,树叶随风飞舞。
我沉浸在悠扬的音符中,
想起以前作过的梦

 

 

 

 

Advertisements
滄浪水也

清兮 濯吾缨 浊兮 濯吾足

大梦想家的梦想号

大志至梦 大梦至道 大道至简

流年记

一呼一吸 万物生长

依帘幽梦----从琳开始

Un site utilisant WordPress.com

子非鱼的异地心情

生活、心情和足迹的记录本

这么近,那么远

Welcome to Jinnie's site

Juan

对任何人都要有礼貌 ❤

哑静随笔

泣中无声,声中无响

跳舞の影子

人生的点点滴滴,就像一粒粒小石子,随着我们的成长和积累,这些汇聚在我们身后的碎石子渐渐铺成了一条路,一条我们自己走出来的路。

Anaïs 小小黄瓜地

Photographe Paris

%d 博主赞过: